中美财经资讯网

请记住网址:http://www.usd-cny.com 加入收藏夹以备随时查询
  首页 宏观经济 国际财经 外汇 黄金 股票 基金 期货 行业 汇率 黄金价格
    您现在的位置: 中美财经资讯 >> 国际财经 >> 正文

马克·安德森:从浏览器之父到点金之手

更新时间:2011-1-10 9:29:15

  在Facebook在全球的关注度不可能更热的时候,人们或许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幕后角色的存在。

  在进入Facebook的董事会之前,马克·安德森长期被一个光环笼罩着:网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这间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的问世,被认作拉开了互联网时代的序幕——那款著名的马赛克浏览器一度占据了市场上90%以上的份额。网景公司令安德森一役成名,他登上了这一年《时代》周刊的封面。

  尽管随后,在和微软旷日持久的“浏览器大战”中,网景最终败下阵来,但他并没有就此成为一个悲剧性人物。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安德森不仅没有停歇创业的脚步,更转身成为一个出色的风险投资家,善于在众多明星项目的幼年时期将其捕获。

  或许经历过失利的磨砺,安德森更能懂得新创公司中那些年轻、经验不足、只会大呼小叫的创业者,在这个残酷的商业世界里,将会面临哪些未知的挑战。Facebook的COOSherylSandberg曾谈论过安德森之所以能够成为扎克伯格的导师,因为“他不仅经历过互联网的黄金期和衰退期,而且因为创办过网景的特殊经历,他非常懂得如何对付一个更大、更强的竞争对手。这对于Facebook尤为重要”。

  如今,除了进入Facebook的董事会之外,安德森还拥有互联网领域最受追捧的Twitter、Skype、eBay、惠普等一系列公司的董事会席位。

  在硅谷最杰出的投资人名单中,约翰·杜尔投资了Intuit和亚马逊,如今专注于绿色投资;迈克尔·莫瑞茨则作为Google和Yahoo的强力背书者;维诺德·科斯拉,升阳微系统联合创始人,曾掀起了硅谷的清洁能源浪潮……这一次,轮到安德森上场了,这位曾经创立网景公司的人渴望资助下一个网景。

  2009年,安德森和他的老搭档、44岁的本·霍洛维茨,共同成立了风险投资公司安德森-霍罗维茨。尽管基金成立时,整个经济依然处于危机的阴霾之下,但依然募集到3亿美金,一跃成为了硅谷著名的沙丘路上最新鲜热门的风投公司。

  正像他对外所解释的,创立投资公司的机会更重要的来源于时局的变化:与20年前现代风险资本结构形成时相比,技术和软件的革命性变化,已将创立公司的成本降低了100多倍。也就是说,上世纪80年代末,公司开发出产品需要2000万美元,而现在只需20万美元

  网景时期的同事,后来多数成为这间投资公司的核心力量。仅仅一年间,安德森的基金已经先后投资了超过28个项目,其中包括将2000万美金投向硅谷现在最热门的公司之一Foursquare,可谓名副其实的“超级投手”。2009年11月,安德森和霍洛维茨又宣布完成了第二轮融资,高达6.5亿万。

  他会成为下一个优秀的技术投资者吗?eBay的CEO约翰·唐纳荷曾称赞他是个“极好的倾听者”,而且“拥有与生俱来的好奇心,能推进大公司更快进行创新”。即便是一贯对媒体沉默的银行家FrankQuattrone也坦承,“没有一个VC或PE的投资人,能像安德森这样,拥有着这般从内部人观察问题的多元视角”。

  2008年,安德森曾公开谈论,相比当年,互联网行业内的IPO实在太少了。他认为,当越来越少的公司公开募集资本,而采取并购或回购股票的策略时,普通投资者为公司成长下注的机会,就会相应减少。现在来看,安德森成立投资公司,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正是竭力推动硅谷重返1990年代的沸腾岁月——让资本自由流动,令硅谷的创业者们实现梦想。

  投资法则

  在面向斯坦福大学学生的一段演讲中,安德森分享了他的投资法则。他认为,首先要选择一个具有巨大市场潜力的行业,同时拥有一个10倍优秀于普通解决方案的产品,以及一个杰出的团队。“即使产品这点能打折扣,其他两条腿必须站得足够坚实,才能做好迎接各种机会的心理准备”。

  在接受《连线》杂志的访问时,安德森也曾表示,他不会投自己不懂的那些领域,甚至更直接地声称,“不投资清洁技术,不投火箭飞行器,不投电动汽车,也不投资中国或印度”。

  这一连串的否定并非意味着他是个傲慢的角色。恰恰相反,身高1.96米、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安德森热爱与人沟通,而且风趣、健谈,一贯是个滔滔不绝的演讲者。

  Twitter是安德森在2007年无意中得知的项目,直觉告诉他这将成为互联网的下一个大事件。安德森没打招呼,直接拨通了创始人伊万·威廉斯的电话,表示了强烈的投资意愿。“投资Twitter是选对了时机,无论早两年还是晚两年,这都会是个失败的项目”。

  这似乎就是他从15年前创立网景中所学到的,“不断捕捉最恰当的时机,在一个又一个的两年中,进行新的下一轮投资”。

  但他也观察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结束之后,诞生了一批新的创业者,他们更加无惧。当扎克伯格毫不掩饰地向他询问“网景公司究竟是做什么的”的时候,安德森并没有恼怒,他意识到,互联网的大无畏精神又回来了。

  “这么多年,我热衷于在硅谷所做的一切,我喜欢建立公司,喜欢创业,喜欢技术型企业,喜欢新技术,我喜欢创造的整个过程,我是创业者、发明产品的人、投资家和董事会成员,这么多的身份,我想从中得到的结果也会非常丰厚”,安德森说道。

  某种程度上缘于他的直言与坦率,他所撰写的Blog.pmarca.com,成为技术领域内的人必读的之一。扎克伯格正是其中的热心读者之一,俩人在Facebook搬到硅谷后结识,并相约每季度会面一次,安德森由此成为了扎克伯格的好友和导师。

  他从未怀疑,Facebook将成为非常重要的一间公司,“它拥有传统意义上的硅谷公司的一切特质,甚至看上去有些过时,它专注于提供最好的技术和产品,非常具有创新性,而且坚定地为大多数人服务。如果Facebook肯投放大幅广告的话会赚很多钱,但他们并没那样做”。

  网景往事

  对一些人而言,安德森这个名字如同网络热潮时的英雄。这个简单易用的浏览器,颠覆了整个信息产业,让任何一个拥有电脑和调制解调器的普通人,可以顺利进入互联网空间,激起了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第一轮热潮,并且创造了美国商业史上成长最为迅速的公司之一——网景。

  1971年,安德森出生在美国爱荷华州的一个遍布雪松的小乡村。在他成长的地方,足球是当地最受欢迎的运动,但安德森则对此毫无兴趣。他把心思都花在了计算机上面,八岁的时候,就从图书馆借来一本关于basic编程语言的书自学。等到读六年级的时候,他已经研发了一套程序来完成数学作业。

  他被人们认作是计算机神童。传说他对数字的记忆力极佳,像照相机一样过目不忘。尽管如此,在进入伊利诺伊大学之后,安德森并没有打算以此为业,“事实上,我觉得我应该去学电力工程,当时在整个工程领域,这个行业的平均待遇最高。当然,我最终还是拿到计算机科学的学位,只是因为这个专业的功课最轻松”。

  的确,在大部分的校园生活中,安德森表现得懒惰十足,一切努力只为了能刚刚过线。“我是个热衷逃避工作的人”,他在接受《滚石》杂志的采访时说道。但就在他大二那一年,一切都改变了。1992年,他得到一个为NCSA工作的机会,每小时能挣6.85美元。在这里,他接触到了互联网,尽管当时的网络界面简单、粗陋,而且不具备太多有价值的信息,安德森依然非常兴奋,“我梦想借此成为一个可以接触到任何信息、无所不能的科学家”。

  安德森很快就觉察到,一个简单易用的浏览器将拥有潜在的庞大市场。在1993年的一个无眠的夜晚,他终于研发出一个雏形,并向自己的天才黑客朋友EricBina展示了这项成果。仅仅六个月的时间内,安德森和NCSA的其他同事就将其升级为具有完备功能的浏览器——马赛克。不出一年,就有200万人下载了这一软件。

  毕业之后,安德森被硅谷的一间小公司IntegrationTechnologies所雇佣,如果安德森的余生仅仅满足于设计一些网上交易的安全软件的话,这个故事也就此结束了,但命运再一次扭转了方向。就在沿着101公路几英里之外,SGI的创始人吉米·克拉克正在筹划建立一项新事业。他询问自己的工程师,有没有什么有潜力、聪明的年轻人推荐,对方只给出了一个名字——马克·安德森。

  克拉克立即给安德森写了封邮件,希望能约他出来聊聊。对安德森来讲,这似乎是个无法拒绝的邀约。克拉克最初希望研发一款应用于交互电视上的软件,但安德森另有想法,在他将互联网计划托盘之后,克拉克同意集中精力打造一款在互联网上应用的浏览器。

  1994年,这对搭档耗资400万美金,建立了马赛克互动公司。随即因伊利诺伊大学坚称拥有“马赛克”名字的知识产权,公司遂改名为网景。安德森招募来了在NCSA时的旧友EricBi-na和其他同事。到了年底,这支“梦之队”研发出了更高版本的浏览器,并将其命名为“网景航海者”。这款浏览器随即垄断了整个网络,高峰时期占据了市场上九成以上的份额。

  次年,这间最初拥有3个员工的公司迅速扩张为200个员工的集合体。为了更好管理,克拉克和安德森引入了FedEX的高管JimBarksdale,公司的产品线也拓展为商用的各类尖端软件。

  三个月后,公司拥有了1660万美元的营业额,在尚无赢利迹象时,网景开始了上市之旅。1995年8月9日,发行价28美元的网景,当天股价就达71美元。打到承销商摩根斯坦利的电话多如潮水。收盘那一刻,年仅23岁的安德森身价已达5800万美元,到了年底,这个数字更攀升至1.74亿美元。

  网景改变了技术公司需要多年才能赢利的传统印象,引发了投资者押注互联网的热情。当时的一种说法是,“网景是互联网上的微软,而人人都想投资第二个微软”。安德森成了媒体明星,正像网景的公关经理RosaanneSiino所说的,这里有激动人心的故事的一切要素——22岁编织的美国梦,亿万富翁的重新创业,Internet高科技等等。

  当然,巨人微软不可能无视网景的崛起。在网景诞生之初,微软就已经着力研发自己的浏览器,史蒂夫·鲍尔默更按捺不住地叫喊着要“消灭网景”。1995年底,微软推出了首款IE,并不断推陈出新,一场喧嚣的浏览器之战打响了。

  最初,网景依然可以保持统治地位,但微软通过捆绑windows系统,最终结束了网景的绝对优势。随着网景丧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安德森在公司内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作为CEO的Barksdale才是真正的掌权者,他随即将网景以42亿美金的价格卖给了美国在线。在交易条款中,安德森被任命为美国在线的CTO,但在公司的具体事务中,职责并不明确,看上去,他无非是个可有可无的傀儡。

  当他辞退美国在线的职位之后,对《连线》杂志说,“我希望在制定一个五年或十年计划时,在回顾它的时候,它依然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东西。美国在线显然未能合乎这种要求。”

  “我非常认同电影《教父》中的一句话——这是生意,而不是个人情感。网景对我来讲是一种非同寻常的体验,但在那之后,我一直在寻找下一个机会”。

  不久之后,他和霍洛维茨成立了另一个百万美元公司Loudcloud。霍洛维茨也是个精明的合作者,正是依赖于他,Loudcloud得以重新包装为一家软件开发公司Opsware,逃过了互联网泡沫的世纪之劫,并以16亿美金卖给了惠普。

  2004年,安德森又成立了一间名为Ning的社交网络服务公司,人人可以在上面构建自己的社交网络。与此同时,他已经开始向一些新兴的互联网公司发放天使资金。

  以CAA为榜样

  好莱坞最有权力的人物之一、著名经纪公司CAA联合创始人迈克尔·奥维茨曾经回忆,和安德森的友谊是“他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一段私人关系”。安德森则对此回应,“我希望我的投资公司能够像CAA一样成功,目前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迈克在CAA提出的理论为参照”。

  作为投资领域的新兵,安德森希望能够成立一间全方位一体化的VC服务机构,为新创公司提供“从招聘到公关”的各式服务,帮助其生存下来,并得以接触到有利于成长为大公司的广泛的社会网络。“就像CAA为电影明星和导演所能做的一切,满足其职业生涯中方方面面的需求”。

  当然,他并非仅仅是在硅谷打造一个全新的风险投资公司,更是在重塑自身——从一个有远见的创业者、小打小闹的天使投资人,转变为出色的风险投资家,以及最终像他的朋友奥维茨那样,成为有权力的经纪人,能够为大公司、大型交易和具备潜力的高端企业家服务。“我接触过很多了不起的VC,他们的工作内容对我而言并不新鲜,只不过是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这也是我希望加入这个游戏的原因”。

  相比而言,其他投资公司和投资对象的关系,更像是松散的独立经纪人。“这些人们通常所说的GP,就像枪手一样,处处寻找机遇,获得投资机会,随后让这些投资对象自生自灭”。

  安德森非常清楚,这种说法或许会招致一些充满争议的评价,“奥维茨正是因为收取高达15%的佣金而树敌,但他给客户带来了非同一般的价值,他几乎掌控了好莱坞最知名的编剧、导演和演员,这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但硅谷毕竟不是好莱坞,享有奥维茨这样的地位并不容易。安德森也并没打算将所有交易收入囊中,而恰恰希望拿到其中最有价值的份额。“如果选对了的话,每一年差不多有15个企业是真正值得投资的,我们期待成为这些公司中的主要投资者”。比起竞争更为激烈的好莱坞,在硅谷,无论是作为投资对象的科技公司,包括风险投资公司本身,可能会在一个项目上合作,在下一个项目上成为竞争对手,这也让彼此有更大的对话空间。

  在安德森—霍洛维茨投资公司内,大多数员工被称作“合作伙伴”,这同样受到CAA的启发。就像CAA会将不同部门聚在一起,来帮助演员拿下下一部电影的合约一样,这些人会共同关注投资组合中的公司,提供不同支持。比如,基金内的COO,斯考特·库柏,在运营公司的日常事务之外,着重负责新创公司在融资方面的种种细节,其他成员则负责招聘、公关和商务活动等不同方面。

  不仅如此,安德森和霍洛维茨正在筹建一个数据库,其间囊括了硅谷最优秀的设计师、程序员和管理者的信息。这张精心编织的关系网,能够为被投资公司寻找到最合适的人选。

  董事会席位——这是风险投资公司对于创业型公司施加影响的主要渠道——这或许会给安德森和霍洛维茨带来另一种影响。沙丘路上的传统智慧是,无论何时,顶级投资者应该稳坐在8到12个公司的董事会中——安德森目前是8个,霍洛维茨是5个。在热潮涌动的下一轮投资开始之后,这个数字会持续增加。

  在这方面,KPCB的约翰·杜尔以及AccelPartners的吉姆·布莱耶可谓是典范。他们分别坐在Google和沃尔玛的董事会当中,这使得他们得以了解从全球经济走向到未来技术趋势方方面面的信息。“作为一个创业者,如果能将风险投资和董事会联络起来,是非常有价值的,这样就可以在必要时将合适的人安插在公司的某些岗位”,霍洛维茨说道。

  尽管安德森戏称,自己可能会坐在至少15间公司的董事会中,在这些被投资公司的决策中发挥功用,但他也对此表示担忧,“无论对于我们,还是其他风险投资公司,这都是最核心的挑战,很大程度上,你将被时间而不是资本所制约”。安德森表示,公司将在未来几年中增加3个GP,但问题在于,那些新创公司是否会乐意,董事会名单上出现一些没什么名气的人物。

  无论如何,一个经历过繁荣、衰退、平庸各个时期的创业者,似乎是对新创公司最有说服力的背书。就连BillCampbell,乔布斯和施密特的幕后管理顾问,也承认安德森在新创企业中有着令人艳羡的欢迎度,“他很快爬上了‘沙丘’食物链的顶端”。随着Skype的上市,安德森或将初步在硅谷的投资界扎稳脚跟。但这仅仅是开始,一旦估值500亿美金的Facebook最早能于2012年上市,或许才可以说,当年的沸腾岁月真正回来了,人们将为马克·安德森重新加冕。

相关文章:

  • 2010年首份年报出炉 S*ST圣方靠补贴实现微利
  • 小基金公司2010年大跃进
  • 新股冰火两重天 私募称海南橡胶将成“稀土第二”
  • 高管跑路赛过创投 网宿科技上演疯狂套现门
  • 利润总额73亿 小额贷发展与隐忧并存
  • 朗科科技专利模式生存堪忧 公司回应不离不弃
  • 政策给力业绩突出重围 包钢稀土预增12倍不算高
  • 韩国媒体关注中国企业投资朝鲜特区
  • 高盛入股Facebook 能否再创虚拟经济神话
  • 证监会圈定三板路线图
  •  
    相关链接
    迈克·吴苏慧投资者报:货币还没有猛于虎明年A股难上3478点
    马克·卡哈特:“我是一个顽固的量化投资者”
    周小川行长会见马耳他中央银行行长麦克·伯尼罗
    欧元并非“新马克”德国难独挽狂澜
    法兰克·纽曼:1741万年薪“物有所值”
    马克宁代表:商品房预售制度应取消
    马克华菲列入不合格商品 服装质检体系受拷问
    “马克华菲”等品牌验出纤维成分及含量名不符实
    美元人民币汇率网站 USD-CN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